效率与良质

最近提交的代码review,有好几处被老大点出了缺点,其实也不是很隐蔽或很难发现的问题,一说我就知道问题在哪里了。仔细一想还是提交代码之前思考不足,更准确地说是:懒于思考,侥幸心态。很多时候,前一天觉得万无一失的代码,第二天就发现:怎么可以这么写,明明有问题嘛(捂脸)。

以前我发现心情不好的时候与心情很好的时候,脑子里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一旦心情不太好时我便倾向于不思考,而尝试做一些无需动脑及时享乐的事情。现在应该再加上一条:如果精神状态不佳(没有思路)的时候也应该停下来休息休息,因为此时的思考效率是极其低下的,而且有很多时候甚至是错误的,且如果再继续下去往后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 相当于给自己挖坑。一个低效率的程序员的一天很可能是这样度过的:上午写代码,下午修复上午代码的bug…

从这点讲:效率是良质的前提。如果没有高效率(伴随着活跃的大脑思维状态)很难创造出高质量的作品。所以,对于创作者而言,最重要的其实是:睡眠。保持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才有可能产生出高效率,从而才能创造良质的东西。

(完)

2017年2/3月

二月关键词

看房

整个二月份基本保持是一周一看的频率,并不一定立刻买,而是可以大致感受到整个市场的行情。自己的心态也经历了从恐慌性买到理智看待的转变。房地产市场有人看跌有人看涨,而且同样一份数据可以分析出相反的观点来,房事已经不单单是一种供需/经济问题,它变成了一种信仰。买了的人觉得它会永远涨下去,不买的则认为下跌或崩盘只是时间问题,他们也都不会关注经济、政治以及当今时局变化,他们也不懂,只需要信仰它就好。

股票

借着公司发股票的契机,加上香港一卡通的办理,二月一日我开通了富途证券,于是便踏入了股市。关于为什么要炒股,当然不是为了发财,原因有二:一是为了让自己的钱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情况下保持它应有的价值;二是希望在买卖股票的过程中学习一些基本的金融常识。两个月过去了,这两个目的基本是达成了。但是关于炒股的时间成本却是不容忽视的,白天是港股、晚上接着又是美股,这全天的碎片化时间可能会被吸走一大半,这需要克制、克制还是克制。所以在选股的时候基本只会考虑那些基本面好且稳中建外加抗跌的股票。

对了,与此同时还办了人生中的第一张信用卡。

是的,毕业时的我很难想到今天的我在做一些当时很不屑一顾的事情。

HTTP Session教程

每周除了一天看房之外,另外一天便是去图书馆写一些技术笔记,从去年11月份开始写HTTP Session教程的第一篇,前前后后,陆续续续,停停写写,经过三个多月的时间总算初步完结了。期间最大的收获便是主题式的深度阅读带来的理解上的融会贯通:在探索问题的过程中把当前的困惑与之前习得的分散的知识点编织在一起,可获得一种由内而生的满足感,这应该就是思考的乐趣吧。

三月关键词

日本

三月的日本之行源于一张往返日本的便宜机票(来回只要699RMB,似不似很亮!)。这是第一次出国,当然也并不会感到不安,因为爱玩的JF和JJ已经把攻略备齐。

要说对日本的印象,可用两句话概括:人文明有礼貌,物整洁有条理。路上几乎听不到汽车的鸣笛声,车上也不会有任何人大声喧哗,除非是在热闹的东京街头,否则你都很难看到街上的行人。当我们徒步在富士山下的梨山县城时,放佛置身在空置寂静的鬼城一般,直到遇到一些当地餐厅,才能看到些许生气。据说,日本人只有才喝酒的时候才会大声说话,而且是手舞足蹈,甚至会当众嘘嘘….这大概就是他们为数不多的情感的宣泄口之一吧。正是因为他们克制、压抑、机械化自身才会提供如此无微不至的服务。如果你有时间观察下红绿灯路口/地铁旁的导航协警,自会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作为一名服务的受众,日本值得多来,这次去的是关东,下次希望去关西走一走。

山地马拉松

原计划日本回来之后的一周要恢复跑步训练,现实就是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于是便准备不充分地去了南京和师兄回合。这一次参加的山地马拉松,报名的人数相对来说不是很多(约800人左右),赛道设在南京周边的蟠龙湖,但是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对山地二字的新认识:山地重点在山,所以马拉松的官方路线大致可以形容为:先上山再下山。虽然之前参加过两次半程,但是山地是第一次且25公里还未涉足过(之前均是标准的21点多)。起初的山坡还可以小跑前进,后面基本靠步行,上坡难也并不意味着下坡就很容易,为了防止持续的上下坡切换有损膝盖,下坡也要减速。再加上呼吸节奏的难控制,整体跑下来总共花费了三小时12分(后面的4km基本耗时半个小时)。虽然成绩一般,但是完成了今年的一个小目标,25公里也创了以前的记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