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产品有点上瘾

如果你问我最近手机上耗时最多的app是哪款?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微信读书。这其实是我第二次使用微信读书,书架上也不足10本书,但这次的阅读体验似乎让人欲罢不能,有种上瘾的感觉:近期它完全占据了我所有的碎片化时间(走路、等待红绿灯、公交上、地铁上、卫生间、用餐间隙…),甚至有时是工作、睡眠时间,以至于常规的阅读计划完全被打乱。

1、初体验

是的,从没有哪一款产品可以让我这种拥有『坚强』意志力和『高尚』情操的家伙缴械投降屈服于这所谓的人性的『瘾』,然而微信读书它做到了。第一次接触到这款app的时候,只是帮助WYJ同学参与一个微信读书『赠一得一』的活动,顺便注册了下,大体上过了一遍整个流程。第一眼印象深刻的是它直观的UI设计,白色背景搭配黑色字体十分简洁。微信读书的基本思路是读书+社交(腾讯的优势所在),正如它所的slogan那样:让阅读不在孤独。一直以来,不管我们是在宏大的图书馆一脚还是咖啡店的安静一隅,我们所理解的阅读都始终是一个人的事情,似乎这种需要专注思考的思维活动注定是孤独的旅程。

记得,去年年初的时候,线上参加过一次李笑来老师组织的YC课程学习,并记录下了所有的课程笔记,受益匪浅的不仅是精彩的课程内容,还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陌生人,似乎以前孤独前行的路上多了一些互相搀扶的战友。课程结束后,我就在思考这种基于兴趣的自发式互帮互助的学习小组,脑洞了一些关于聚焦兴趣的主题社区的一些垂直产品,如突出学习,垂直到书籍,即如果读一本书(如李笑来老师的《把时间当做朋友》),则所有对该书该兴趣的读者可以形成一个小组,对书中的内容交流自己的看法与思考结果,这样你每看一本书你都能遇见一千多位与你兴趣相同的哈姆雷特(想想都会觉得兴奋)。所以,当第一次登陆微信读书的界面,我隐约感觉它说出了我的心声(嗯,我就是这么臭不要脸:)),但无奈当初WYJ推荐的那本书质量略低,一瞬间的激动心情突然就变得索然无味,于是阅读了几页之后便弃之。

2、再相遇

从此,微信阅读躺在我手机里沉睡了一阵,直到一次偶然的机会又重新打开了它。确切来说,这次的『上瘾』与读的数目有些很大关联:最近正在读的有《硅谷钢铁侠》和罗素的《西方哲学简史》,一个是天才传记一个是大师所著,两本书的质量都很高以至于让毫无防备的我完全沦陷。下面是我觉得它富有温度打动人心几个方面:

1)有效且良心的激励制度:时长兑书币+时长排名。基本上如果你每周保持一定时长的阅读则可以继续免费的读下去(当然读书获取知识不应该介意金钱,但如果产品有则说明它的一种态度和情怀)。
2)阅读进度的实时反馈:当前的阅读进度(时长、比例以及页数)一目了然。它会想一个教练一样,积极给予你的阅读行动以有效反馈,让你觉得你始终在前进。
3)人性化的交互设计:一些常用的翻页、标记、字典、返回等阅读操作完全符合『don’t make me think』式的设计,一个新注册的用户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是第一次在使用它,一切是如此自然而流畅。
4)独一无二的社交元素:这是与其他阅读产品最不同,最重要,也是腾讯最擅长的一块。微信社交链的引入让原本一个人的思考活动变成了集体的思维碰撞。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微信好友以及陌生人的书籍、阅读、评论等多个维度的相关状态;如果哪一句内容引发深思可以随时评论或记录思考,如果哪一句评论精彩绝伦也可以随时交流,甚至如果哪一句心存疑问可以随时请教『路』过的高人。有一次在读《西方哲学简史》时遇到一个哲学概念不懂而在评论除留下问题时,结果不到几分钟就收到了『路人』的回复,我记得当时都激动地尖叫了起来(结果正前方不知所措的室友回敬了我一个懵逼的表情。。)。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在东方的黄河边上扔进了一块小石子,远在大洋海岸的另一边看到了这石子激起的涟漪,并给予了你期望的反馈。

张小龙说,产品要有温度。我觉得微信读书让我暖到了。

3、关于电子阅读的一些思考

其实,在阅读方面我是彻头彻底的保守派,我认为:电子阅读永远无法替代纸质阅读的体验。所以我基本上不会选择阅读电子书籍,一方面我觉得电子阅读没法想纸质阅读那样,让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跳跃翻阅、做图文并茂的笔记以及沉浸于『书香』之中;另一方面电子阅读有损于眼镜,且很容易造成疲劳,降低阅读效率。

然而,经过这一两周的微信读书电子阅读体验,让我有了一点新的看法,开始思考它的优点并逐渐接受这种阅读方式。相比于纸质阅读,电子阅读至少有这么一大优点:更有效率的利用碎片化时间。至于阅读体验,起码做笔记(划线、评论)比想象中的要略微优雅一点,我相信随着技术的进步或颠覆式想法的到来,电子阅读的体验会越来越好。

但是话说回来:当摄影出现的时候,绘画消失了吗?

(完)

如何简单驳斥『百度是中立的』

每一次公共事件的发生,都是一次优化自身三观的绝佳机会。

最近的魏则西事件影响极大,对于百度而言此次的危机比也以往更加严峻。事情道理其实很简单,百度作为指路者,有意误导大众,这就是恶。至于其他如武警二院和莆田系等更需要追究,但是百度逃不掉。

其中,也不乏有许多人持这样的论调:『百度作为一家技术公司,它是中立的』。

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技术是中立的(大前提),百度是一家技术公司,所以百度是中立的。

咋听上去貌似有一点道理,但是只要稍微一思考,就知道这里明显犯了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如果评论者不是收了钱或利益相关的洗地者,那很可能是逻辑思维混乱的愚昧者(如果说智慧是一种道德,那愚昧也是一种恶)。

我不妨先假设『技术是中立的』成立,百度是作为一家技术公司,没错,但技术公司并不能等价于技术本身。并且同样是技术公司的Google,为什么是另一番景象呢。这说明问题还在于利用技术的公司(法人代表)。

再往前思考一步,上面结论要成立尚且是假设『技术是中立的』这一前提条件成立,更何况你真确定:技术是中立的嘛?

是,为什么?不是,又为什么?不要人云亦云…

下一篇见!

(完)

 

同桌的你

到现在我才明白一个道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其实都在一念之间的火花,有些人让你躲也躲不开,有些人却又是强求不来,这个道理尤其适用于男女之间,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但是男女之间真的有纯洁的友情吗,我的经历告诉我,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但绝对不止是爱情这么简单。

初中时候的我,刚刚摆脱小学的校园暴力的影响,欢天喜地的期待新的学校生活。开学第一天的排座位结束后,我感觉天上掉下了馅饼,因为我们小学的女神,跟我一同考入唐山二十六中初一四班的李伊娜同学竟然坐在我的同桌。她不仅人长大好看,而且她性格开朗,家境富裕,衣装得体,学习上进,不用我说,你能想象到每天下课有多少男生围着她团团转,几乎半个班的男生都暗恋她,我们班并不乏美女,但综合来说她绝对是班花。因为班里所有男生只有我无时无刻坐在她身边,我有时甚至暗中产生虚荣。仿佛我一直都能拥有她,而她是我的盘中餐,而其他人只是时不时看看而已,这种想法即天真又自恋,但这就是青春,我并不后悔我当时有这种想法。我俩算不上好朋友,更无可能发展成情侣,但是她各方面确实对我挺好,即使我有时候对她有些幼稚的行为,比如我曾经听同学的挑唆把书糊到她脸上,她都没有怪罪过我,甚至称呼我为师父(已经忘记为何这样称呼),在一定程度上给我这颗懵懂的心种下了一些美好的回忆。故事结局总是残酷的,班花初三不再是我的同桌,而且跟其他班的男生谈了恋爱,虽然说不上遗憾,所有人应该心里都有些唏嘘。这就是没有缘分,后来我们即使朋友都算不上了,因为早已经失去了联系。现在的李伊娜是我青春的一个缩影,不那么真实,却不想再去触碰。

转眼来到高中,初中在学习上受过刺激的我一头扎进学习的海洋,想要心无旁骛的考大学,不曾想我能和别人结下终身的友谊,而且是异性。跟初中的故事一样,这次又是同桌的她,然而这次的她不是班花不是美女,只是班里的学习委员,班上的风云人物,她叫杨亚丽(我都用真名,因为我也不曾想过这些文章能够发表),高二时分文理班分到我们八班,给我第一印象是这是个人精,貌似她有很多的朋友,虽然她长得不算好看,但是班里男生都愿意跟她交朋友,而且学习成绩好且非常努力,作为同桌的我最初也许只是想要了解下她为什么这么受欢迎,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但经过一年的相处我才发现我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虽然主观上不想要承认,但是我确实对她好感爆棚,甚至其他男生跟她开玩笑有点过分我都会心生嫉妒,这一方面的感觉我在李伊娜身上是没有的,更甚者她是我第一个主动想要传道的人,那些被世人视为奇葩的基督教的道理,她也有认真的听,且持有乐观的保留态度,因为我想要我在乎的人知道我心中的真理。但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我们的高中毕业烟消云散了,因为我认定她并不喜欢我,甚至有没有过好感都不确定,直到我快大学毕业的时候的一次对话,让我明白,当时的我确实很多东西没有看透,那时的她刚找了对象,而她却对我说她曾经很喜欢我,甚至为了我立誓大学四年不谈恋爱,直到我找了女朋友才放弃这样的想法。天哪,我那天才恍然大悟,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这活生生就是电视剧情节啊,男女主角总是在关键时刻擦肩而过,永远让观众揪足了心,狗血的不能再狗血。但是我冷静下来想了想高中的那段时光,我的内心其实只是把她当做并肩作战的战友,一起对学习难关作战,写纸条互相鼓励对方不要放弃学习,足可以是交心的好朋友,但因为我们的性别差异让双方都产生了青春的悸动,现在觉得也许没有在一起是对的,我也并不后悔到大四才知道她曾经对我的感情,因为已经找到了我的真爱。这一次我们是有缘分的,只不过不是终成眷恋的缘分,而是一段终身的友谊,也许它曾经不单纯过,但现在却一定要单纯了。

如果让我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但是人生没有如果,人总是要向前看的。大学的时候还有很多的故事,既不那么美好也不那么平凡更不那么肮脏甚至是有趣的,也许有机会我也要把它们写出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能用奇妙两个字才能形容,也许参透其中所有的奥秘恐怕一辈都来不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