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期的那些“奇葩”

看书的时候,看到有关校园暴力的桥段,真实得令人毛骨悚然,这也让我不禁想起两个“奇葩”的高中同学。一个遭受过身体上的校园暴力,一个遭受过精神上的校园暴力。而处理这两个事件的老师所表现出的冷漠,至今都让我心寒。
高中二年级开学不久,从外校转来一个身材矮矮胖胖,有点点驼背,平时总是笑眯眯的男生,他的具体形象用当时班上坏学生取得外号特别的恰当贴切,虽然外号带有明显的歧视——“忍者神龟”,简称“小龟”,用现在的流行语你可以想象下这个样子的他其实还有点萌萌哒。小龟的外号也许他很讨厌,但是也不得不接受,因为班上所有人几乎都忘了他的本名只叫他的外号,包括我到现在只记得他本名里是有一个“鹤”字,至于全名,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提及过几次,我也早就忘却了。然而,不幸的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就这样一个“萌物”,成了班里男生欺负的主要对象。课间操的可能是他最痛苦的时间,因为每天一旦散操,班里前前后后的男生就跟兔子似窜过来把他团团围住,然后每一两个人负责一只胳膊或腿,抬着身材圆滚滚的他去操场的足球门柱上“车裂”(所谓“车裂”就是把要害部位移动到门柱上上下摩擦,甚至撞击)想想就蛋疼,虽然我没有直接参加过,惭愧的是有一两次我竟然也帮他们盯过梢,所谓盯梢也就是在下操时帮忙盯紧小龟,让实施行动的几个班里的坏学生准确的知道小龟的位置,必要时还要把他抱住,以防止他跑掉,不过以他的运动细胞,就算我不拦他,他也跑不出那帮发狂的捕猎者们的视线。每次车裂的时候,周遭的同学很多,老师基本是看不到的,大家看到后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根本谈不上有人上前阻止,也许有女生反对这种行为,但是没有人发声抗议过,此时小龟的心情是怎样的崩溃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再有就是每节课下课的10 分钟,他都会被拉到教室后面被各种欺负,开始只是被捏捏脸调戏几下,而且有坏女生的参与,到后期已经发展到拳打脚踢,这个时候终于有女生看不下去了,有人去班主任那里告了状,说有人欺负“小龟”,结果你猜猜看,班主任竟然怀疑告状的女生在撒谎,而且听信了欺负小龟的坏同学的话,没有处置他们,反倒有怂恿小龟转学的意思,现在想想真是细思极恐,这显然是在纵容,不,根本就是在帮校园暴力的忙。
后面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记得小龟应该是转学了,当时的我还有点点小看不起小龟,因为他性格上实际上是个很欺软怕硬不知好歹的人,虽然有反抗过校园暴力,但一直是屈服的,但对我们这些所谓的好学生又是不屑于顾,这样的性格当然会是被夹在中间的,我想这跟他家的家庭条件还不错有一定关系,他骨子也是个坏学生,瞧不起只知道学习的没脾气没背景的像我这样的学生,只是力量不够,否则他也会欺负到别人头上,很难讲他的这种性格是不是被校园暴力塑造的,但是肯定关系很大。
另一个“奇葩同学”也是高二上半学期转学过来的,不过他比小龟稍微晚点来,他叫路晨伟,我之所以能清楚记住他的名字不是因为他没有外号,而是因为他曾经是我的同桌。如果说小龟只是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学校里被欺负的同学中的一普通的一员,那么路同学就真的有点与众不同了,不是我贬低他,他的确配得上“奇葩”两个字,不是因为他的三观有多么的扭曲,而是因为他实在是邋遢到令人难以置信。你相信吗,他自己亲口说过,他一年只洗两次澡,这一点都不夸张,他的头发总是乱糟糟,甚至看得到小虫子,最恐怖的是他的胳膊不是一般人那种脏的发黑或者发灰,而是令人发指的发绿,发绿啊,绿毛龟的绿,也许你不相信,但那的的确确是我亲眼所见,而且长期见证的,且他一年四季只换过一两次衣服。这不,很快他的外号也来了,叫“帮主”,“丐帮帮主”,这个外号甚至比小龟的还贴切。我至今还记得他来的第一天,帮主的同桌男生用很夸张的动作,也就是身体完全背向帮主,一整天都拧着痛苦的表情捂着鼻子上课,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抗议着把这位新来的同学调到自己身边。从那天起,帮主就像瘟神一样,大家都躲之不及,即使是女生也没有一个不讨厌他的。由于他的第一位同桌的抗议,没过多久帮主被调换到了我的身边,不知道是那时的我也很邋遢,还是神经反射弧比较长,我并没有排斥帮主,反倒算是他班里唯一的朋友,而且他头脑灵活,数学很好,常常跟我讨论数学问题,并且身体强壮,打篮球时候不失为一名好的队友。当然大家的嫌弃不会当他的面说出,只是常常背后议论。久而久之,连我也开始嫌弃他了。
过了半年后,似乎大家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并没有特别多他的话题。可是这时候问题爆发了,作为他同桌的我时常听到他自言自语抱怨有人骂他,并且以恐怖的敲脑袋的方式表示抗议;开始只是偶尔在自习课上小声嘀咕,敲打脑袋;而后发展到止不住的大声自言自语抱怨有人在背后骂他,脑袋敲打的令人毛骨悚然。实际上没有人明面上骂他,即使大家是真的嫌弃他。我和其他人终于意识到他是幻听了,而且严重影响到我和其他同学的学习,因此又一次,有人告到了班主任这里。这时候班主任也换过了,是个脾气暴躁的县区来的新老师,不过他在县区的高中教过几年书,而我们是他在新学校的第一届学生。他的反应令我大吃一惊,他竟然非常严厉的责骂帮主,在没有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劝其转学,结果也是可想而知了,他转学了,后来据说,他在新学校过得很是舒服,也顺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奇葩,不是我们精神上的“冷暴力”才导致他的幻听吗,即使嘴上真的没有骂他,心里也不是骂了上千遍了吗,行动上也不是骂了他上万遍了吗,问题关键在于没有人真的关心他,没有人帮他解决问题,而是一味的排斥他责怪他以便他不会妨碍到我们的生活学习。即使没有人动他一根手指头,这就是活生生的校园暴力啊,在我看来他的结局比小龟更加的悲哀。幻听,精神疾病,这些只有在电视才会出现的词语,就这样残酷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就像对小龟那样我也间接或多或少的参与了这次的校园暴力,至今也受着良心的谴责。现在想想小学的时候我也曾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虽然没有他们那么得严重。校园暴力对一个人的影响是贯穿一辈子的,被欺负的那群人往往在大家眼中是奇葩,几乎每个人都是校园暴力的帮手。而你如果去问施暴的人为何要去欺负那些人,他们的回答只有“没什么,反正是看他不爽”。这就是多数人的犯罪,让一些坏学生能够以一些看人不爽这样的理由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一个不爽却要毁掉一个人的一生,甚至生出更大的恶果,比如仇杀等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可悲。我们肯定不希望我们的后代遭遇如此悲剧,但是我们能做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也许大家都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才能向前一步吧。
(完)

One thought on “高中时期的那些“奇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class="" title="" data-url="">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re class="" title="" data-url=""> <span class="" title="" data-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