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精彩的比喻

最近看了两篇文章,已被其中的精彩比喻所折服,按耐不住要分享一下:

1、Twitter和Medium的Founder Ev Williams在接受英国《卫报》的采访时,当谈到『现在的媒体为何演变成今天这种快餐化』,他给出了一个十分形象的比喻:

That’s not to say there’s not a lot of great stuff out there, but a lot of people are dissatisfied with it. A lot of journalists who want to do great stuff are dissatisfied. Advertisers and brands are dissatisfied. We’re still stuck in some very naive thinking, with the idea that people consuming media means that’s what they want – it’s like, well, we put junk food in front of them and they ate that, so that must be what they want.

即他认为造成信息快餐化是一种人的情非得已,而非本意,这与常规的『媒体利益驱动和网民素质低下』的论断所有不同,『常规』的想法(国内公知基本达成了一种「共识」)其实是一种人性本恶,而他们除了动嘴亦无所作为的傲慢态度;Ev Williams的比喻则表达的是你我都一样,但我会努力让这个世界更好一点。

2、Uber CTO Thuan Pham在接受美国科技博客GeekWire的采访时,他也以一个精妙的比喻回应了那些说『Uber is just an app』:

The app is just the skin. There are servers, dispatch, dynamic pricing, supply positioning, mapping, routing data — all of that infrastructure. Saying Uber is just an app is like saying Facebook is just a Timeline. There’s so many systems underneath that it’s like an iceberg — most of it is underwater that you don’t see. It’s tremendously challenging and also fun to work on.

作为程序员,可能经常也会被问到类似的问题吧,『PHP开发不就是把数据select出来然后展示嘛』、『前端不就是调调样式做些形式上的东西嘛』…真是无知者无畏….另外一种相反的调调则是『搞Linux内核的哇好深奥』、『搞算法的哇好牛逼』…

只能说他们对待事物的看法完全来源于道听途说,没有自己真正独立思考过自己的所处的技术、行业领域,他们所知道的也仅是那些别人想要他们知道的。信息源已被污染,何谈良质与卓越,这种码农也定不会成为一位优秀的Engineer。

你要相信,这世上那些卓越的人的确与普通人有所不同,这并不是指他们的地位和名声,而是他们看待、思考事物的方式,即思想,至于地位和名声都是这些良质的副产品。而那些要求进步的青年要做的则是:向这些优秀的思想不断靠近,直到成为大师。

所以成为卓越也很简单,有两条『捷径』可走:
1)要么跟牛逼的人『在一起』,学习他们的优秀习惯、做事方法、行为准则,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如何思考的 – 思而后行之
2)要么自己牛逼 – 至于自己如何变得牛逼,请参照第一条

故,一个身体和智力正常的人在这个所谓的『丛林社会』中考一个85分有那么难吗?如果真有,那他很可能没有选择成为一名程序员。

(完)

驾照年检

去年的时候就在考虑驾照年检的事,由于驾驶证是在学校里学的,一时也没时间能回得去。也曾一度想把驾照转到老家来,这样快过期的时候回趟家顺便就能换证了,可美好的憧憬总是会被现实的复杂性所打断….就这样一直拖到了临近过期。

偶尔闲聊期间听到同事说上海可以异地办理驾照年检,于是查阅一番后在上海政府车辆管理网站找到了有关『机动车驾驶证转入换证』的可行性说明:

在去之前,一向严谨的我照例给车管所打了一个电话(021-62693922,注意,这其实是投诉电话。。哇咔咔。。)咨询必需材料及事项,告知只需:身份证和驾驶证。接下来按照住的地方选择了一个就近的车辆管理所:闵行区沁春路179 号(车辆管理所-二分所)。

其中的大致流程如下:
1)拍照,25元,注意照完切记要观察下拍完之后的预览,证件照你懂得!
2)体检,血压、视力、听力、心电图等,60元,话说当时还借了前面一哥们300多度的眼镜完成了视力体检。。
3)身份证复印,1元
4)换证,10元

总共花费时间:2.5小时;花费money:96元整。

与之前想象的复杂繁琐完全不同,全程下来,除了路上堵车之外都挺顺利,与相关部门人员相处的也十分和谐。这也是我喜欢大城市的一个原因,它是文明、先进、便捷、透明的代表,这不仅表现在城市的现代建筑上,也体现在民众的生活服务设施以及相关部门的人员的素质上。我不必担心因为自己『不懂事』而进不了门,我也不必担心因为自己不愿『奉陪』而办不了事情,我所需要的仅是按照制定好的规则走,大家都本着契约精神专注于做事情,各司其职,这大概就是我所理解的文明城市吧。

(完)

 

 

高中时期的那些“奇葩”

看书的时候,看到有关校园暴力的桥段,真实得令人毛骨悚然,这也让我不禁想起两个“奇葩”的高中同学。一个遭受过身体上的校园暴力,一个遭受过精神上的校园暴力。而处理这两个事件的老师所表现出的冷漠,至今都让我心寒。
高中二年级开学不久,从外校转来一个身材矮矮胖胖,有点点驼背,平时总是笑眯眯的男生,他的具体形象用当时班上坏学生取得外号特别的恰当贴切,虽然外号带有明显的歧视——“忍者神龟”,简称“小龟”,用现在的流行语你可以想象下这个样子的他其实还有点萌萌哒。小龟的外号也许他很讨厌,但是也不得不接受,因为班上所有人几乎都忘了他的本名只叫他的外号,包括我到现在只记得他本名里是有一个“鹤”字,至于全名,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提及过几次,我也早就忘却了。然而,不幸的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就这样一个“萌物”,成了班里男生欺负的主要对象。课间操的可能是他最痛苦的时间,因为每天一旦散操,班里前前后后的男生就跟兔子似窜过来把他团团围住,然后每一两个人负责一只胳膊或腿,抬着身材圆滚滚的他去操场的足球门柱上“车裂”(所谓“车裂”就是把要害部位移动到门柱上上下摩擦,甚至撞击)想想就蛋疼,虽然我没有直接参加过,惭愧的是有一两次我竟然也帮他们盯过梢,所谓盯梢也就是在下操时帮忙盯紧小龟,让实施行动的几个班里的坏学生准确的知道小龟的位置,必要时还要把他抱住,以防止他跑掉,不过以他的运动细胞,就算我不拦他,他也跑不出那帮发狂的捕猎者们的视线。每次车裂的时候,周遭的同学很多,老师基本是看不到的,大家看到后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根本谈不上有人上前阻止,也许有女生反对这种行为,但是没有人发声抗议过,此时小龟的心情是怎样的崩溃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再有就是每节课下课的10 分钟,他都会被拉到教室后面被各种欺负,开始只是被捏捏脸调戏几下,而且有坏女生的参与,到后期已经发展到拳打脚踢,这个时候终于有女生看不下去了,有人去班主任那里告了状,说有人欺负“小龟”,结果你猜猜看,班主任竟然怀疑告状的女生在撒谎,而且听信了欺负小龟的坏同学的话,没有处置他们,反倒有怂恿小龟转学的意思,现在想想真是细思极恐,这显然是在纵容,不,根本就是在帮校园暴力的忙。
后面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记得小龟应该是转学了,当时的我还有点点小看不起小龟,因为他性格上实际上是个很欺软怕硬不知好歹的人,虽然有反抗过校园暴力,但一直是屈服的,但对我们这些所谓的好学生又是不屑于顾,这样的性格当然会是被夹在中间的,我想这跟他家的家庭条件还不错有一定关系,他骨子也是个坏学生,瞧不起只知道学习的没脾气没背景的像我这样的学生,只是力量不够,否则他也会欺负到别人头上,很难讲他的这种性格是不是被校园暴力塑造的,但是肯定关系很大。
另一个“奇葩同学”也是高二上半学期转学过来的,不过他比小龟稍微晚点来,他叫路晨伟,我之所以能清楚记住他的名字不是因为他没有外号,而是因为他曾经是我的同桌。如果说小龟只是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学校里被欺负的同学中的一普通的一员,那么路同学就真的有点与众不同了,不是我贬低他,他的确配得上“奇葩”两个字,不是因为他的三观有多么的扭曲,而是因为他实在是邋遢到令人难以置信。你相信吗,他自己亲口说过,他一年只洗两次澡,这一点都不夸张,他的头发总是乱糟糟,甚至看得到小虫子,最恐怖的是他的胳膊不是一般人那种脏的发黑或者发灰,而是令人发指的发绿,发绿啊,绿毛龟的绿,也许你不相信,但那的的确确是我亲眼所见,而且长期见证的,且他一年四季只换过一两次衣服。这不,很快他的外号也来了,叫“帮主”,“丐帮帮主”,这个外号甚至比小龟的还贴切。我至今还记得他来的第一天,帮主的同桌男生用很夸张的动作,也就是身体完全背向帮主,一整天都拧着痛苦的表情捂着鼻子上课,以这种极端的方式抗议着把这位新来的同学调到自己身边。从那天起,帮主就像瘟神一样,大家都躲之不及,即使是女生也没有一个不讨厌他的。由于他的第一位同桌的抗议,没过多久帮主被调换到了我的身边,不知道是那时的我也很邋遢,还是神经反射弧比较长,我并没有排斥帮主,反倒算是他班里唯一的朋友,而且他头脑灵活,数学很好,常常跟我讨论数学问题,并且身体强壮,打篮球时候不失为一名好的队友。当然大家的嫌弃不会当他的面说出,只是常常背后议论。久而久之,连我也开始嫌弃他了。
过了半年后,似乎大家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并没有特别多他的话题。可是这时候问题爆发了,作为他同桌的我时常听到他自言自语抱怨有人骂他,并且以恐怖的敲脑袋的方式表示抗议;开始只是偶尔在自习课上小声嘀咕,敲打脑袋;而后发展到止不住的大声自言自语抱怨有人在背后骂他,脑袋敲打的令人毛骨悚然。实际上没有人明面上骂他,即使大家是真的嫌弃他。我和其他人终于意识到他是幻听了,而且严重影响到我和其他同学的学习,因此又一次,有人告到了班主任这里。这时候班主任也换过了,是个脾气暴躁的县区来的新老师,不过他在县区的高中教过几年书,而我们是他在新学校的第一届学生。他的反应令我大吃一惊,他竟然非常严厉的责骂帮主,在没有做任何调查的情况下劝其转学,结果也是可想而知了,他转学了,后来据说,他在新学校过得很是舒服,也顺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奇葩,不是我们精神上的“冷暴力”才导致他的幻听吗,即使嘴上真的没有骂他,心里也不是骂了上千遍了吗,行动上也不是骂了他上万遍了吗,问题关键在于没有人真的关心他,没有人帮他解决问题,而是一味的排斥他责怪他以便他不会妨碍到我们的生活学习。即使没有人动他一根手指头,这就是活生生的校园暴力啊,在我看来他的结局比小龟更加的悲哀。幻听,精神疾病,这些只有在电视才会出现的词语,就这样残酷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就像对小龟那样我也间接或多或少的参与了这次的校园暴力,至今也受着良心的谴责。现在想想小学的时候我也曾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虽然没有他们那么得严重。校园暴力对一个人的影响是贯穿一辈子的,被欺负的那群人往往在大家眼中是奇葩,几乎每个人都是校园暴力的帮手。而你如果去问施暴的人为何要去欺负那些人,他们的回答只有“没什么,反正是看他不爽”。这就是多数人的犯罪,让一些坏学生能够以一些看人不爽这样的理由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一个不爽却要毁掉一个人的一生,甚至生出更大的恶果,比如仇杀等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可悲。我们肯定不希望我们的后代遭遇如此悲剧,但是我们能做的实在是太少太少了,也许大家都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才能向前一步吧。
(完)

写在项目上线之前

晚上8点多的时候,谨慎地提交了今天的最后几行code,在关电脑之后仍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的那一刻我知道这周末不用来加班了。于是我怀着即侥幸又坦荡的复杂心理走出了办公大楼,就像小学生放课后老师没有布置家庭作业一般缓缓走出教室。

这一段时间前仆后继在三、四个项目上,每天的工作就在各代码库之间来回切换coding,不断闪烁的RTX头像,测试的不断询问,产品的反复更新的需求,无一不让人焦虑至极,只恨无法三头六臂多核CPU。然后,人是一种适应性与学习性极强的动物,时间一长反而锻炼出了耐心这一高贵的品质:遇事不可慌亦不必急,冷静思考理出逻辑,按轻重缓急分批处理,一件一件办,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解决。

其实,我并无反对加班,如果能让我更快速成长和进步,Why not?我只是不喜欢无效率的加班,只是在用时间堆砌功能就让我感觉辜负了这美好时光,我想这种环境下做出来的产品也是没有任何温度的。

我很享受自己全身心投入一件事情中去,哪怕偏执,而加班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想起刚入职那会儿异常好学,每周基本上六天班,由于住的离公司近,周六都会自觉去公司学习,梳理一周学习的业务和技术、分析难点、查漏补缺,每次同学聊天虽然自嘲为加班?,但我乐此不疲,因为我知道我也能感觉到自己真的在进步。

突然发现,每次写文章我都会一不小心鸡血爆棚。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越是不适应的时候越能激发我的斗志,因为我知道绝佳的学习机会来了。站在当前看,项目是挺多,工作量也大,但如果把这些错综复杂有挑战的任务多进程的完成后将会是什么样的体验,我想等到那时回过头来看,我可能会怀念这段进步的时光吧。

人生就是这样,很多事情当下看不清,如果站在一个未来的高度回看时就会有不一样的风景,不是吗:)

(完)

开源软件如何盈利

当我第一次接触到Inforbight数据库(准确来说是Inforbright存储引擎)时,对它的肤浅认识则是,它是一个与MySQL集成的开源数据仓库,可作为MySQL的一个存储引擎来使用,由于采用列式存储原理,存储数据量大,查询性能高,然后能正常地使用它,仅此而已。直到最近,同步一批复杂数据文件Load data时碰到了“ERROR 2 (HY000) at line 1: Wrong data or column definition”问题,尝试了应该正常应该能解决问题的各种解决方案后仍无果(可能是版本不同)。因为我们采用的是社区版Inforbright,即ICE,仅支持“LOAD DATA INFILE”的方式导入数据,不支持INSERT、UPDATE、DELETE“。然而我注意到,相对于Inforbright企业版,社区版除了不支持INSERT、UPDATE、DELETE这些操作之外,连load命令的语义也不够丰富:“only supports variable length text formatted load files”,比较之下,其中的道理就很明显了:如同其他产品一样的策略,免费版提供基本功能,付费版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其实,在开源的世界也是如此。

随着开源社区以及开源文化的不断进化、发展,开源和商业并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如果开源之父Richard Stallman说的那样,free并不代表“免费”,而是自由之意(如自由分发、使用以及持续优化)。

在开源的世界里,软件开发工程师的工作种别慢慢出现了细致的分化:研究(开发)与使用(二次开发)。

  • 研究:社区或志愿者进行研究活动,发布研究成果-源代码。
  • 使用:商业公司根据公开的源代码进行二次开发,将源代码转变为软件产品、服务,从而获利。

即开源和商业完全可以很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前者实现知识共享的最大化,后者实现“学以致用”的最大化。

目前,开源软件的模式可谓丰富多样,总结下来大概有以下几点

  1. 软件开源,但与之配套使用的硬件收费。经典案例:IBM、SUM、HP等传统硬件厂商。
  2. 知识免费,但由此衍生出来的书籍(培训)收费。经典案例:开源软件出版商O’Reilly公司。
  3. 程序免费,但部署程序或提供服务(技术or咨询)收费。经典案例:JBoss,类似中间件、ERP和SCM等企业级信息系统,免费提供其源代码,以提供收费的技术和服务盈利。
  4. 社区版免费,企业版收费。经典案例:Redhat,第一家20亿美元的开源软件公司。如前文中的Inforbright也采用的是这种盈利模式。
  5. 一种市场策略,如微软宣布部分地开源office源码。

正如,所有的东西最终都会被商业收编,开源也不例外。这是一种折中或妥协,也是必然发展的一种趋势。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商业可以促进软件的更广泛的传播和更大程度上的优化。

(完)

 

回唐山的那一晚

那一晚,被发现谈恋爱的我被召唤回了唐山的家。

窗外的景色多变,抵不上内心思绪万千,脸上是麻木的神情,眼中始终泛着泪花,不知道怎么踏上的这趟列车,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时间有时候慢的好像可以看见,有时候却像小溪里湍急的流水,虽然清清楚楚但却快的不像样,那时的我感觉每一个下一秒就要死一样,因为前方的目的地我怎么也不想要面对,至少那时那刻无法面对。心里是雨刷刷,雨刷刷,委屈像雨、越下越大,叛逆像雨刷、拼命抗拒,恐惧像这节小小的车厢密密麻麻的人,也许还有一丝丝担心像一根刺,时时刺痛我脆弱的心灵。

六年前那个夜晚一定终身难忘,因为它活像一部电影,而且是部超现实的电影,也许过了二三十年我会怀疑它是一场梦,就像童年时候夜夜里做的梦,只有夜深人静才会被想起,每次被想起都是莞尔一笑,因为二十年后的我已经不是同一个我。

我真想给那一晚立一个碑,纪念因此长大的我。面对人生一个大坎,我迈过去了, 那个晚上并没有发生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我第一次向父母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对自己人生方向的观点,那就是要恋爱自由,即使那真的伤了他们的心。 但是庆幸的是,结果活像童话一样美好。那时候没写日记,如果写的话,恐怕是三天三夜也写不完。

爱情并不总是甜的,我更享受那时候的苦味道,就像那一晚的苦一样,让人想起来却是幸福的味道。

(完)

耐心是一种美德

晚上本来计划是8点30分左右下班的,优化了几个功能,又将时间延长到了10点30。

嗯,又是“忙碌”的一天。。

隐约感觉到最近一两周的加班节奏让我有点不那么有耐心了:交叉的项目,频繁的被打断,还有难以排查出来的bug,同时原来的项目负责产品也转岗了,后来人能否继承先前的需求“意志”还是个未知,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整个下午,其实我都在有意识的抑制自己的烦躁,尽量不把这种情绪带给身边的人。烦躁的人其实也知道把烦躁发泄出来并不能解决烦躁,反而容易给人造成不可逆转的情感伤害,但很多时候又的确会发泄出来,这就是人。耐心是一种美德,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这句话来,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了这句话,只隐约记得当时获得了一点力量和毅力。是啊,就像《武林外传》中郭芙蓉每次不耐烦时坐在屋顶安慰自己的那样:“世界如此美好,而我如此烦躁,这样不好不好”。

其实,很多事情如烦躁、胆小,嫉妒、冲动等都是属于人性的一部分,一般人凭借一般的方法很难去改变它。就像很多人们均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如多读书、多运动、戒烟等)但就是无法(长期)执行下去,因为这就是人性啊。但是,也有一些人,他们往往不那么容易受情绪的驱使,而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执行下去,而我,也倾向于选择成为这样的人。

耐心,是一种美德,我,选择接近这种美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