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会更好

现实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有的问题确实是能让所有的人摔跤的。不论你是自信的人也好还是悲观的人也罢,抑或是中庸的人更是逃不掉。

所有人在遇到问题时反应都不一样,在自信的人看来我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所有我不做的都是错的;而在悲观的人看来,世界上没什么事情可做,因为怎么做都是错的;而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最后一种情况,中庸的人,我做的可能是对的,但是我不知道要不要坚持,也许我看出我做错了,但是碍于面子或者做事惯性我可能会继续做,两个方面结果都一样,就是我都不在乎事情最后会怎么样。如果现实中遇到绕不过去的问题和迈不过去的坎儿,以上的态度没有一个是能保证你顺利解决问题的。

但是无论什么样的人,解决疑难杂症的时候,有一个态度是完全可行的,就是换个角度思考,自信的人,换个角度思考可以选择最优解决方案;悲观的人可以走出情绪死循环,不让情绪影响自己对事情的判断;中庸的人通过换角度看待问题,能更加的果断。

在一些常规性问题上,往往自信的人更容易成功,但是遇到非常类的问题,自信的人确是会因为自己的自信犯大错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结果并不是碰不到老虎或者打死老虎,而是被老虎吃掉,而此时最正确策略的其实是绕过虎山。而悲观的人往往完全逃避困难,对困难视而不见。中庸的人却被困难吓倒,然后转向他人寻求帮助,把主动权完全交给他人,这样问题解决了完全是仰仗他人的能力,而问题没解决呢,依然是逃避困难了。因此遇到难题,换一个角度首先要直面问题,然后换一个方向或者换一个高度再或者干脆跳出一个范围,置身事外视角比身在此山中更加有效。

然而现实中小问题也许不断,但是棘手的大问题实际上并不是天天都会碰到,因此换一个角度思考解决问题并不是让你放弃原有的做事路线,恰恰相反,换角度正是为了坚持原有的路线而做一些聪明的姿态调整。

一旦问题来临,传统或者习惯的方法就会碰壁,我们面临多种选择:

坚持传统办法: 碰壁失败

               效率低下的成功

抛弃传统方法,换个角度解决问题:仍然失败

                                效率低下的成功

                                高效的成功

回避问题:彻底失败

可以看出,唯有换个角度去解决问题是唯一有可能找到高效率解决方法,但是坚持原有做法也是能够解决问题的,问题是时间有限的,我们就不能容忍低效率的解决遇到的疑难杂症,换个角度说,之所以出问题也是因为传统的解决方案此时行不太通了,所以换个角度抛弃原有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此时成了最优选择。

坚持原有的路线,是从战略上不要走偏,从战术上不断变换自己的手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思维灵活会帮你解决情绪和现实双重问题。我知道这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诗最契合我的主题,但是我还是希望想把它放最后: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完)

你可能只差一个title

任何时候都有不同的权威“流行”。有时是神职人员,有时是国王、武士、罗马教皇、哲学家、诗人、摇滚明星、电视制作人、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对冲基金经理、银行总裁。因此存在权威时,社会总是乐于跟从。这是《清醒思考的艺术》中描述权威偏误的一段话。

我发现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件令人忧伤的事情是:一个人在没有成功之前就去分享他自认为成功的方法(即使理论上是可行的)是难以令人信服的。但是当他成功之后再去分享这些方法那些相信之人却又失去了成功的良机。

当人们听到一个好想法的时候,通常他们首先判断的是说出这个好想法的人,而不是这个好想法本身够不够好。试想,如果这是一个很有创意的想法,但是由于分享者是一个还没有被社会认可的普通人,那他的想法势必会大打折扣,甚至遭到嘲讽(且嘲讽程度与想法创意一般成正比);如果这个想法源于一个功成名就的人,那么这通常会会被看做是一个伟大的创意,同时大家争相模仿,以表明自己『明智』的立场,这就是所谓的迷信权威。

如同前文《评价他人是一种恶习》中提到的,我们需要『对事不对人』。

对于他人的方法论,不要管其是否实践并取得成功,重点放在方法的正确性与可行性上。

对于自身,要相信自己的理论直觉,其实你可能只差一个title。

(完)

学习状态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像极了科幻电影里桥段的“烂柯人”故事说明了一个很浅显却往往被忽视的道理: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人和事务都是在一个运动的状态中,你放眼看到的这些人和事务往往都是动态运动过程中的一个静态节点。

人们往往混淆动态世界和静态节点的概念,比如看到一个人取得很大的成就或者有很大的能力,人们往往会把事情归因为这个人天赋异禀,下意识的忽略他达到此成就背后付出的巨大的时间和努力。既然一切事物都是动态的,那么把握事物的趋势,具体到人就是把握自身的状态就非常重要。状态就是就是实际上就是我们做事学习的一种趋势,无论好坏。人和人往往在不同的状态中相遇相互有交集,正视状态本身是第一步。状态也是受人和事务的双重影响。

状态本身也是有趋势的,实际每个人把握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容易,几乎每个人的状态都一定会有好有坏,世界上最顶尖的篮球运动员也可能因状态不好错失一个简单的得分,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究其原因是因为人的状态受到内因和外因的双重影响,而外因是完全不可控的,内因也只是有一个可控的限度,所以状态好坏实际上非常正常。因此从承认不可控因素只做可控的事情的原则来讲,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如何把好状态延续长一点,而在坏状态来临时迅速遏制。

好的状态来临是前面一系列正确的行为加突发事件的刺激后一个动态结果,正如前段时间阿波邀请我坚持每周写一篇博客这件突发事件,这件突发事件引发了我将近两个礼拜的学习状态爆表。然而之后的学习却是时有起伏,状态非常不稳定,因为什么,我思考了很久,肯定不是写文章本身的原因,因为写文章的好处多多,可以参考《暗时间》100页到112页。原因之一就在于状态来的时候我过于亢奋,忽略了精力有限的因素,第三个礼拜的状态滑落是因为每天的作息时间不合理安排导致的恶性循环(实际上写文章的前一周也是作息时间不合理陷入了挣扎)。好的状态的延续首先要保证自己精力充沛,这是做事情的基础,安排合理的作息时间,且不能因为状态好轻易改变,多记录状态好时候的所得,分析此状态是受什么因素影响以便选择性的多创造这些因素,多与状态好的人接触,必有所得。最后强调的是,状态好的时候尽量把手头最重要的事情多做,因为好状态毕竟不可能永远延续。

坏状态有时候也是说来就来,但它本事也都是各种事情的积累的结果。首先要正视坏状态,停止无谓的抱怨,跟保持好状态一样遏制坏状态也要保持精力,不能打破正常的作息时间,因为对学习来说,精力是本钱。实际上坏状态也不一定是坏事,是检验你的抗风险能力时机,正如篮球比赛,一个球队状态差的时候靠纪律性和战术打赢比赛比状态好时候赢得的比赛更具价值。还因为状态不好更能暴露状态好时掩盖的问题,让自己有机会发现一一解决更上一层楼,但是长期的状态差是会影响士气的,所以问题暴露后要迅速解决。不能懒惰,花更多心思去思考,去看书,去翻阅资料,坏状态自然就破解了。

凡事皆有因果,所有状态都是你之前所做事情的可见结果,状态好坏实际上不是决定学习成败的因素,坚持才是,坚持学习积累,一旦达到一定程度,你的状态实际上是在高水平上下浮动,能打败你的也就不是状态了。努力让自己提高站的高,站的踏实才是王道。

(完)

如何正确地理解一个概念

 

计算机、数学、法律、金融等领域,通常为了准确性与完备性对应某些概念的定义冗长而复杂,时常让人难以理解甚至有时不容易读懂(我相信特别是阅读过专利文案的应该都懂…)。这也让许多本应该很有趣的事情阻挡在了这些晦涩的概念定义之外。

其实,一个概念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你所看到的也只是该概念截至目前的完整定义。并且认识事物的过程也是一个由表及里,从局部到整体的探索过程。理解不全即常态。

所以,在面对一个庞大的黑盒物体,我们不妨先舍弃掉其完整性而取其要点(这在软件开发中也称之为柔性策略)。一个新的概念首先侧重于其内涵(而不是外延),然后抓重点,并思考该概念的核心思想是什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一次性要求大而全的理解清楚一个概念几乎不可能,因为事物在时刻变化,只能像盲人摸象一样,从多个角度慢慢地全面掌握象的真相或接近真相。

如果把一个新概念比作一棵树,那么为避免『一叶障目』的思考误区,应先梳理其主干部分,待主干部分逐渐掌握后才可遍及其枝叶,如此一来,以主干为支点,在主干的各小主干不断向外探索、延伸,整个树的全貌即跃然于眼前。

一棵树如此,整片森林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题图:电影《3 Idiots》中对『书』的定义

(完)

家乡

一篇旧文,写于2013年7月3日

家乡的小草更密更绿了

家乡的树木更高更壮了

家乡的大山却不再伟岸

像个佝偻的老人

它默默地注视着这个村庄

看着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儿童们留守了

年轻人去了城市

老人们陪着留守等待回首

家乡的天气依旧炎热

夜晚的星空还是数不清

家乡的稻子快熟了

收获的季节种下了长长的思念

月亮那头的玻璃建筑里,他|她能否看的见 

他们

昨天引力波他们谈引力波,说相对论和爱因斯坦谈笑风生。你会看到一群人都在积极地、热烈地讨论着他们自己也不懂的东西,好像怕错过什么似的。

今天情人节他们谈情人节,聊单身汪,顺便还能重温下『江西饭桌逃离』事件。自黑的在自黑着,秀恩爱的继续在恩爱,围观的也仍在低头刷着新鲜事,看着这黑与恩爱。

明天——哪有什么明天,不是就是昨天的今天嘛。

嗯,生活需要新意,需要满足了解外界的欲望。

但,除了眼前的苟且,不是还有诗和远方嘛。

(完)

我对学习的认识

关于习得一门学问或者技术,大概会经历三个阶段,入门学习、深入研究和精通运用。很像人的恋爱过程,相知相识到相爱。所以对于一门学问,你对它最初只是深深的爱慕,“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也”,后来是苦苦的追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然后就是坠入爱河,“你侬我侬忒煞情多”。但是悲剧的是,就像好多人苦苦追求美满的爱情而不得最终只能接受折衷的现实一样,习得一门学问或者技术也总是不尽如人意。
入门学习,有的学问入门的大门口恨不得连一条狗都能进去,而站在顶尖的却只有寥寥几个人,就像我爱的郭老师郭德纲的相声艺术;而有些学问门坎高得耸入云端,而一旦入了门的个个都是顶尖高手,而医学和法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而大部分的学问门坎不高不低,能踏进去的有天才们也有普通人。而且纵向来说入门对学习技术来说其实是最最简单的一步,几乎每个人都不能获得自己的理想职业,而学习本身是没有职业和领域范畴的,任何人只要心智健全找对方向就能去入一门学问的门。不管你是出于于什么目的,是对现实的不满,或者对从小梦想的追求,甚至是无聊无事可做,亦或是有人引导,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学习最难的部分就在入门之后的深入探究摸索研读。
深入研究,我们回头看看我们每个人的整个学生生涯,真正去深入研究一门学门的时间几乎少得可怜,大学之前的基础学习(应试教育)基本可以忽略,即使是大学的校园里,深入研究的气氛也几乎被从应试教育的里摆脱出来的那种自由解放的气氛所掩盖。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古人在学习诗词歌赋时发出的感叹仍然适用于当今的科学知识主导的学习世界。其实就是一个道理,学习学问的过程其实是极其枯燥无味的,真正有意思的部分连百分之一都不到,大部分时间你不是在背诵枯燥的概念性知识就是在做繁琐的逻辑运算,亦或在做烧脑的细节分析。学习就像马拉松跑步,坚持是完成全程唯一的途径。我曾经跟我非常要好的朋友阿波讨论努力重要还是技巧重要,他坚定的认为努力重要。现在我明白他的意思,对于学习知识来说,努力是你学习进展的基础,因为学习没有捷径,技巧是阶段性承接努力的一种“轴承”。一旦努力程度不够,或者积累不够,再好的技巧搭出来的的学习知识框架都是空中楼阁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们误以为天赋存在,并且总是过分神话天赋的原因,其实来自于用静态的方式理解动态的世界。这个陷阱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使得人们总是忽视 练习的必要甚至误以为那些曾经的大量练习完全不存在。”李笑来的话也充分证明积累的部分,也就是学习的深入研究阶段的重要性。
最后是精通应用,对学习者来说,精通运用是学习的阶段也是他们最后的目的,学以致用才是学问最终价值体现。而为什么大师到晚年总会发出学习得越多越觉得自己无知感慨,是因为学问本身是不断发展的,没有绝对正确的知识体系,也许你到了一门学问的大师级别,你也只是马拉松路上冲在最前面的人而已,前面的路长的实际上是没有尽头的,也许是有尽头的,但是至少目前的我们连看到尽头的一瞥都没有做到。
学无止境,与君共勉。
(完)

评价他人是一种恶习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这不仅是一种智慧,更是一种善念。

不管是出于人类本能对于表达的欲望还是一种自我存在感的证明,我们经常会对他人作出评价或者被他人作出评价,接着评论海选、晋级,逐渐进化,人们则被贴上各种各种的标签,然后在自己的生活里演绎着这些标签中的『自我』。

不禁要问,Why,为什么会形成这样一种恶性循环?

因为评价他人是一件成本极低的事情,尤其是自互联网时代,从旁观者的角度出发,只需动一动嘴,秀一秀优越感。有时肾上腺一分泌,一副键盘,一腔『热血』,遂成一个段子;有时亦可当为人师,抖一抖机灵,运气好的话还能获得几个赞。

评价他人就是一种恶习,它会伴随着内心里的冲动与懒惰,一起迸发,相互融合,把人性的背面翻过来给你看。而且这种评价人式的思维习惯,除了给我们自身带来偏见之外再无多少其他意义。

那么评价他人又为什么是一种恶习呢?我觉得至少包含下面三点。

1. 评价不准

古人云:盖棺定论。即一个人的是非功过只有到其死后方能做出结论,因为一个人的思想、观念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之中,或微调或大变。也就是说人这个整体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即使要评价,那也只对在那一时刻那一场景下的当事人才有意义。换个人时间、地点,当事人已不再是那个『他』,他会慢慢变『坏』也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好』。并且,类似盲人摸象,每个人看到的只是整个大象的一部分而已,必然有失偏颇,况且大象仍在成长。总而言之,评价具有时效性与位置性,即时空性

2. 投入产出比小

评价他人除了自身键盘侠式的快意恩仇之外再无价值可言。不仅如此,为了评论而作出的『努力』不知不觉地浪费了自己宝贵的时间虚掷光阴,而且多半会让自己陷入一种冲动的情绪之中不能自拔,这往往得不尝试。试下,如果将人生中的评价他人的这部分时间汇集起来,可以可观到干成一件多大是事情啊:)

3. 可能会作恶

 私下认为,『网友』这个词代指的其实是一个挺傻逼的群里,虽然我们无时无刻就是他人眼中的『网友』。一个人的时候你可能的确也可以保持清醒、客观,然而一旦你属于某个群里的一部分,你则是乌合之众的一员。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评论随处可及,网络暴力无处不在,陈凯歌的电影《搜索》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故,好的做法是:对事不对人,将评价聚焦于的事情。因为相对于人的不确定性,事情一旦发生则为事实,即可『盖棺定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