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与产出

这篇可看做是上一篇《思考思考》的续集。

前注:所有码下的文字均是自身某一阶段性实践而来的思考记录,不一定正确,不一定可移植,并且它会随着时间不断发生变化,即我明天可能也会不同意我今天所表述的观点,因为实践一直在进行,思考也仍在继续,但每一阶段的思考记录都是对上一阶段的有效修正。只有不断地调整、修正,才能越来越接近真理。最后,欢迎讨论,共同进步 :)

书归正文:

量化,原本属于自然科学领域的一个专有词汇,在数理逻辑中,它是指一个谓词的有效性的广度的构造;在数字信号处理领域,它是指连续值的离散化,将模拟信号转换为数字信号;而在我们平常所讲的量化与后者比较接近,即将事物定量分析、数字化。

听上去似乎与我们日常生活无关,其实不然。可以不负责任的说:量化是一切高效产出的前提。这里引用一段《大数据时代》中对“量化”的重要性的描述

伴随着数据记录的发展,人类探索世界的想法一直在膨胀,我们渴望能更精准地记录时间、距离、地点、体积和重量,等等。到了19世纪,随着科学家们发明了新工具来测量和记录电流、气压、温度、声频之类的自然科学现象,科学已经离不开定量化了。

量化有助于我们能更好地认识世界;量化也能帮助我们在实践中更高效地产出。那么高效的内涵是什么:又好又快,好在精确(不仅仅是准确),快在于有效反馈(少走弯路)。而量化本身即精确化,且通过量化分析,可获得基于目标的正确反馈。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关键绩效指标)。

KPI这个词对每一个职场人来说都不陌生,一个企业会把它的所有的目标都凝聚(以一相关的数学公式表述)成一个称作KPI的数字,最后仅需要通过这一个单纯的数字就可以判断出该企业是否完成了目标,超出了多少预期,一目了然。虽然KPI有诸多弊端,但它仍是企业高效运作的一个关键因素。试想,如果一个企业的上下级、各部门都以这个为目标,KPI细化到每个部门每个人,每个人又将它细化到每一个月,每一周甚至每一天,那么就可以站在一个微观的角度来看一个企业在某一时刻(如一天)是否在向它的目标接近,如果接近,那么接近的程度是多少,一目了然。这种反馈是很迅速的,如果好则继续保持;如果不好则找原因想办法,查漏补缺,这会让一个企业始终保持在正确的轨道上运转。

企业如此,人亦如此。

每个人基本都努力实现过目标,但结果却因人因事而异。窃以为完成的关键在于是否有正确而及时的反馈。因为一个人做事的喜好、耐心、热诚度都会影响到事情的具体执行。如果没有反馈或者反馈不及时或者反馈不够细化,从而无法获得正向激励,过不了多久,大多数人都会失去耐心,除非….TA是处女座(因为强迫症!嘻嘻)。

但,如果一个人的目标可以量化成一些具体的数字指标,且每一个指标又按时间粒度细分至每一天,那么它的实践将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每一天仅仅看数字是否达标即可判断今天是否进步还是倒退:进步则保持(激励);倒退则改进(反思)),一步一步,它的产出自然是高效的,生产力自然也上去了。

(完)

思考思考

一代宗师

这是一篇关于思考本身的文章。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有这种现象:在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碰到了瓶颈,然后我们就会不断的思考如何突破这个瓶颈。然而在思考的过程中,我们有时却难以找到完整逻辑中丢失的那一环,最终导致逻辑出现断裂,思考出现停滞。即经过一番耗时体力和精力的思维过程已无产出而告终(同时伴有大量的疑惑)。

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呢?又该如何找到那个关键点呢?

以前做数学题或分析算法问题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个人经验:任何问题的困惑都源于对基本定义,基本概念的模糊。于是在思考停滞的时候我都会去追本溯源,查找问题的最原始最基本概念,看是否有遗漏,是否理解清晰完全了,这样来回审视,复盘之后,问题一般都会迎刃而解。

然而,这样就够了吗?(抄袭一下我厂台词 :))

生活仅仅用数学或算法是解释不通的,因为有了人的存在,很多事物都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唯心!嗯,是的….),也恰恰是因为人的存在,那些事物才有了意义。在人文的领域,则需要用人文的“逻辑”去理解它,因为这里没有精确的定义/概念,也没有完备的原理和推论 – 只有人。所以请允许我把那句话修正为:任何自然科学问题的困惑都源于对基本定义,基本概念的模糊。

那么,非科学问题呢?

目标,而且是清晰的目标。

目标,这是一个很虚的名词,一般在各种成功学书籍或各种公司培训中看到或听到它的概率比较大,但是在关键时候,它可以起到着力点的作用,效用性很大。就不从个人角度去描述了,否则容易被打成传销。。反正是虚,下面就从更大一点角度务一务虚。

时间回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发表了影响深远的南方讲话。在纠结的姓”资”还是姓”社”问题上,他提出了一个目标:三个有利于,即它是评判一切改革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只要紧紧抓住这个,杠杆便有了着力点,力也可以往一处使,从此中国改革进程加速。约6年后,就在改革开发的窗口-深圳,几个年轻人创办了一个叫做腾讯的互联网公司,从此,中国的社交网络也在加速演进(扯 <–_<–)。画面切回21世纪:上周五和同事吃饭,闲聊期间谈到了公司的愿景(不妨把它看成是更高阶的目标),说实话,我不能完整地把它表述出来,因为它与我相关性不高。但是对于马化腾等总办人来看,不是这样的,这种愿景相比刻到了他们骨子里。当然,一些小事情上是无需惊动“愿景”的,而一切投资并购、发展方向等公司一切“大事”却必须要围绕愿景来展开。它是核心力,是关键先生。昨天雕爷写了一篇《谈谈O2O创业的使命、战略、与战术》(雕爷?是的!虽然…但这篇文章写的真不错,尤其是服务的标品与非标品那段)。里面讲到企业使命的重要性,“种种的战略取舍,都必须围绕这个虚的使命才能行”,虽然虚无缥缈,但却是立身之本。

企业如此,人亦如此。当思考停滞的时候,不妨问一问解决问题的当前目标是什么;当重大决策的时候,不妨想一想这么做是否有利于趋近于我的目标。这样才能更加快速地找到关键那一环。从实用主义角度来讲:有目标,才能发力,有目标,才能快速决策。

如同价值观一样,目标是个核心的东西,我们必须时刻守护者着,就像初衷不曾改变一样。

总结一下,思考之时,紧扣清晰的概念原理/清晰的目标;思考之后,把一切需要实践的东西交给实践吧。

PS:本来还想讨论一下关于思考的效率和产出,不知不觉已经写这么多了(囧),呃,没纸了,下回….

(完)